长城影视至暗时刻:违规信披遭投资人维权连亏2年将戴帽

作者: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点击数:817    |    加入时间:2022-05-26 06:41:45

导读:本文是来自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网友投稿,由编辑发布关于长城影视至暗时刻:违规信披遭投资人维权连亏2年将戴帽的内容介绍。

  原标题:长城影视(维权)至暗时刻:违规信披遭投资人维权 连亏两年将“戴帽”

  来源:财联社

  刚被立案调查,长城影视(002071.SZ)又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4月23日,该公司因推迟年报披露时间被深交所要求抓紧推进审计,重视借款逾期的影响。

  此前,为“输血”长城集团,长城影视多次涉嫌违规借款、违规担保等。据参与维权的投资人介绍,该公司涉嫌违规信批,已有50多人准备对其提起诉讼,要求索赔。而长城影视并未对股民维权做出回应。

  信批违规被立案调查

  长城影视在4月23日发布的公告中表示,受疫情影响,全国各省对人员流动加强管控,其聘请的审计团队实际进行公司现场审计的时间比原计划推迟1个多月,所以将原定于2020年4月30日披露的经审计年度报告延至6月19日披露。

  据其此前公布的业绩快报显示,该公司2019年实现营收5.04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74亿元,已连续两年亏损;2020年第一季度,预计净利润亏损2500万元-3000万元,上年同期为盈利1093.57万元。

  深交所在关注函中称,若长城影视2019年度经审计净利润为负值,其股票将在2019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此前,长城影视实际控制人赵锐勇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于2019年11月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4月12日晚间,该公司公告称,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随后,多个维权平台收到长城影视投资人维权请求。“投资人群体曾多次联系长城影视,对方均未对赔偿事宜作出回应,只能通过法律途径解决。”一位张姓投资人告诉财联社记者。

  资料显示,2018年9月,赵锐勇和董事长赵锐均曾挪用公司公章,以长城影视名义为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借款提供担保,担保金额3.5亿元,占前者2017年末净资产的53.68%。为此,深交所下发监管函,称长城集团、赵锐勇未就其股份被轮候冻结事项及时履行告知义务,导致长城影视未能及时披露股东股份被轮候冻结的情形。

  除长城影视外,赵锐勇亦为“长城系”A股上市公司长城动漫(维权)(000835.SZ)实控人,而长城动漫除信披违规外,还被曝出涉嫌虚增利润、隐藏关联交易等问题。

  “长城影视在今年曾尝试与陕西中投、老凤皇开展股权合作,以此纾困上市公司,但后续没有下文。该公司缺乏持续稳定的核心资产,在行业整体不振的影响下,融资很困难。”影视行业分析师陈烁告诉记者。

  “公司董秘早已离职,一直没有新的人选接任,可能造成与投资人对接的中断。”长城影视某离职员工向财联社记者透露。深交所也在关注函中要求该公司说明这一问题。

  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指出,“投资人对长城影视进行索赔,需要满足相关条件,主要是在2020年4月10日收盘时持有该公司股票,并在4月13日后卖出或仍持有并产生一定浮亏(无论是否解套)。目前情况来看,‘长城系’上市公司很可能会引发违规违法窝案。”

  无力偿还大量欠款

  除投资人索赔外,长城影视还面临大量逾期借款的压力,涉及本金和利息金额共计7.02亿元,净资产比重达294.96%,资不抵债,且部分逾期贷款已被银行提起诉讼。今年4月,长城影视公告称,与中国银行(维权)浙江分行的借款合同一案已判决,其被判决归还后者贷款本金、利息等合计8152万元,其控股股东长城集团已委托律师进行上诉。

  “长城影视大量欠款到期,但偿还能力有限。其最大的问题在于缺少作品,偏离主业,导致‘造血’能力不足。”影视行业从业者任晓燕告诉财联社记者。据了解,疫情期间,长城影视下属影视基地、景区暂停开放,也无在拍影视作品。

  张姓投资人认为,长城影视上市以来频频收购令上市公司商誉暴涨,导致其业绩崩盘。他指出,“实控人在集团和上市公司之间频繁腾挪资金,对上市公司造成恶劣影响,导致投资人损失。”

  资料显示,长城影视在上市之初曾产出《隋唐英雄系列》、《武则天秘史》等多部优秀作品,取得一定成绩,但在其先后收购20余家公司后,业绩出现跳水。

  该公司财报显示,商誉减值是其亏损的主要原因。2018年,其全资子公司上海胜盟、浙江光线影视、杭州春之声旅行社等经营业绩未达预期,长城影视计提资产减值准备5.19亿元,其中商誉计提资产减值3.78亿元。2019年,该公司继续在业绩预告中表示,亏损主要原因是部分子公司经营业绩未达预期,进行商誉减值等原因所致。

  张姓投资人提供的数据显示,长城影视自2014年以来连跌6年,其中2018年股价被腰斩,2019年逆势下跌24%,2020年初至今大跌近四成。

  在此背景下,股东不断减持。2020年3月初,该公司董事长赵锐均在股价2.8元附近,累计减持90万股,套现约250万元;大股东宏宝集团则累计减持1%。

  “大股东低位减持说明对公司信心不足,今年影视行业普遍比较困难,长城影视连亏三年的可能性很大。”陈烁说。

  此前,长城影视也曾尝试通过出售子公司来解除资金困境,但标的业绩不佳,行业整体困难,很难找到接盘者。“投资人索赔的难度很大,长城影视还面临几十亿短期借款未偿还,已经没有能力在短期内进行赔偿。”上述律师指出。

责任编辑:陈志杰

本文地址:http://www.8hbcj.com/article/detail/id/980570.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由编辑发布,所有权归淮北财经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北财经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打印
更多新闻
07月
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