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和众汇富:活在美国“底层”的中国精英

作者:匿名点击数:360    |    加入时间:2019-10-09 13:44:28

导读:本文是来自匿名的网友投稿,由编辑发布关于北京和众汇富:活在美国“底层”的中国精英的内容介绍。

北京和众汇富:活在美国“底层”的中国精英

在中国当精英,在美国却是“底层”的“劳工”。

当地时间9月19日中午11时左右,一团黑影从美国加州脸书总部顶楼一跃而下,极速坠落,“砰”地一声砸在地上。美国华人陈勤(男,38岁)当场死亡。警方调查后认定为自杀,排除他杀可能。

脸书随后发表声明,证实死者确为该公司员工,表示对此“感到悲痛”,并称“正在配合警方进行调查,将竭尽全力向该员工家属提供帮助”。

事发多日,脸书依旧未公布事件的调查细节,并不允许员工讨论相关事宜。

脸书的做法激起了众多在美华人的不满。华人自发组织起抗议活动,约有200名华人日前聚集在脸书公司总部门前,要求为死去的陈勤伸张正义,有的指责脸书管理层“没有人性”,有的指责脸书助长企业内部恶意竞争和种族歧视文化,有的质问脸书如果从楼顶跳下的不是亚洲人,是否还会以同样方式处理。。。事件截止目前一直在持续发酵中。

陈勤(Qin CHen)的履历在国内大众的评级中算的上正儿八经的精英型人才,本科毕业于浙江大学电气工程及其自动化专业,硕士就读于美国南加州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先后就职的单位都是世界知名的互联网巨头公司,如全球领先的互联网设备供应商思科公司以及外包咨询公司Ryzlink。去年3月,陈勤跳槽到脸书公司总部,隶属于广告组。

然而,这样的国人眼中的精英人才,在美国早已是活在“底层”的劳工。说其活在“底层”,是因为他的心里早已长时间被“压榨”在底层,一直承受着濒临崩溃的多方面的压力。不然,以爬到他的高度,不知经历了多少场拼杀,内心早已足够强大,普通的压力又怎能使他放弃生命?!

光鲜工作背后需要付出高代价

李彦宏在其著作《硅谷商战》中描述了硅谷高科技公司的外在面貌,处处绿草如茵,空气清新,环境优美且各项福利待遇充足,只不过他在最后仍感慨到:“又有几个人有心情和空闲去享受这种优美环境呢?”。

陈勤所在的facebook公司的平均年薪达22万美元,在硅谷科技公司中名列前茅。而且还提供免费午餐、健身中心、心理咨询等福利,甚至兴建住宅,以低于市场价格向员工出租和出售。但是这样的待遇伴随的代价是高强度的工作。

陈勤在这样的环境中自然也只能拼命工作。据悉,在最近半年,其日夜忙项目,加班到夜里一两点是家常便饭。很多时候回家只待半天便又去加班。

脸书许多员工还认为公司存在恶性竞争文化以及和与之相伴的高度压力。跟一位与陈勤同组的脸书员工说,去年脸书进行了多次部门重组,让团队里每一个人都为自己的绩效考核背上了沉重的压力,就连他自己也萌生过自杀的念头。“有好几次,我自己都想自杀了,我甚至已经在阅读员工死亡福利,看看如果我死了,家人可以得到什么补助。”

这位员工在陈勤死后意识到,没有一份工作值得为之牺牲,他于是做出了辞职的决定。

运气不好遇到贼上司,忍受职场霸凌

在陈勤跳楼的当天上午,在上司的办公室,陈勤与上司发生了激烈争吵。有人听到总监对其大声说“滚出去”,而陈勤说“这不公平”。不久以后,陈勤从大楼顶楼跳下。

这可能是压死陈勤的最后一根稻草。最近的公司内部工作评级显示,陈勤的评级开始下滑,如果他的评级在数个季度不够理想,那么他就会被公司放入PIP(待努力)项目,下一步就有可能被开除。在被放入这个项目之前,他开始想办法寻求内部换组,他找到了一个愿意接收他的组,他的上司也同意放行。但是他的上司突然出尔反尔,先说服他在组里多呆一段时间,直到这个季度结束,并且告诉他在季度结束时会给他一个好的评级。然而他的上司并没有信守承诺,而是在最新的季度评级中给了他一个不够理想的评级,这样的低评级让他无法换组。这是赤裸裸的的工作霸凌呀,上司欺骗下属,背叛承诺。

陈勤的组里最近还有一个严重的系统错误事件,问题被交给陈勤来负责,他必须在截止日期前完成这个任务。后来脸书员工们查阅记录发现,就在这个项目截止时间前一个小时,他跳楼自杀了。

其实,因类似困境而自杀的华人陈勤不是第一位。2016年,就有一位年轻的华裔工程师,因与上司不合,入职亚马逊三个月就被PIP,迫于压力而跳楼轻生。

在工作中难免遇到各种困境,只是身在异国他乡的他们,承受的压力更大,面临的选择更有限,能求助的门路更少吧!

多半精英还面临来自绿卡(家庭)的压力

据悉,员工被放入PIP(待努力)项目通常是被开除的前兆,这也是上司对下属的“潜规则”。而陈勤虽然已经在美国工作8年,但他仍没有拿到绿卡,只是持有工作签证,他没有绿卡,所以他的美国的合法身份也岌岌可危,被开除60天内,他必须得找到新的雇主,不然就得离开美国。而且陈勤是要养家糊口的,他的家人待在美国也全是靠的他的工作签证。因此陈勤遇到了职场霸凌也不能和上司彻底闹掰,只能忍气吞声。已经跟上司翻脸,还要在其手底下继续干活的痛苦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我相信他应该也受到了来自家庭方面的压力,如果家庭能给予他理解,成为他一个舒缓压力的港湾,那么他也不至于最后不堪重负,选择一了百了。

陈勤的事件使我想起之前另一位“精英”的叙述。毕业三年后他就给家里买了小楼、车,还出钱让他们旅游。家里装修,上学交高价学费都是他,甚至父母做生意一直借钱做,亏了他还会安慰。即使这样,过年回家他还要被当着一屋子的人打电话骂!抱怨他经常不在家帮不上家里啥!那时他心里巨难受,承受着濒临崩溃的压力。一度成为了医院里的vip常客!最后在病床上他才终于想明白,认为该怎么办就要怎么办。后来逐渐活出自我,才走向了光明。后来他总结出一个经验:其实,被自己人伤害才是最让人不能接受的!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硅谷华人圈子的弊病或许也是陈勤面临的压力来源之一。

硅谷的华人圈并不大,但是攀比之风却异常严重,比教育背景,比公司规模,比薪资待遇……“Package年薪打包价”常常成为他们茶余饭后热聊的话题。

华人不如印度码农团结早已不是秘密。之前就有硅谷段子说,一个公司若有两个华人,那么最后一个会把另一个搞走。但如果一个公司有两个印度人,最后就都会变成印度人。

出门在外,异国他乡,华人还是要多互相帮助才是。

最后,从自身角度来看。Facebook出身,哪里不能去呢 ?这样的履历可以在国内找任何一个前端的互联网公司,相信BAT都不是太难。

还有其同事提出,可以一面调整心理状态,一面去找工作的突破口:就算不能换组,离职也可以想办法挂靠H1B,甚至临时申请去读书,也是留在美国的办法。

大公司内部,几乎都有面向员工的心理咨询服务。即便它不能帮你解除工作的困境,也依然可以提供一个疏解压力的渠道。

凡此种种,现在看来似乎都是能存活的门路。之所以放弃,正是许多人被高收入带来的虚荣感所影响,即使承受极大的压力,也不愿意离开残酷的环境,换一份轻松的工作;即使内心遭受痛苦,也不愿将之示人来获得求助。

李彦宏在一次演讲中提到,在他那个年代,出国是一种潮流,几乎没有其他更好的出路,而如今已经大不相同,国内的发展在好多方面都已跟上美国甚至超过美国处于世界前列。

那些以拿到绿卡为目标的精英们,此时不该再重新审视一下自己的规划吗?正如一位抗议者说的那样:如果跳下的不是亚洲人,或许处理方式就不一样了吧。有华人网民留言称,“在种族面前,有真正的公平吗?”。


本文地址:http://www.8hbcj.com/article/detail/id/163234.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由编辑发布,所有权归淮北财经网 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淮北财经网 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打印
更多新闻
10月
23
联邦米尼,打造高品质环保沙发

点击数:0
加入时间:2019-10-23
10月
22
领先的外汇经纪商RediMax

点击数:20
加入时间:2019-10-22
10月
22
办公室摆件

点击数:60
加入时间:2019-10-22
10月
21
10月
16
10月
14
10月
14
10月
14